曼德拉遗产纷争

距离被《洛杉矶时报》称为“最后一位反种族隔离英雄”的曼德拉辞世,已有几个月。悲痛逐渐淡去,曾因遗产纷争闹得举世瞩目的曼德拉家人,也以令人意外的平静,接受了遗产分配方案。

然而到了2月10日,一场并不新鲜的“私生女”闹剧,又将这个南非大家族曝光在世人面前,成了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。

曼德拉下葬那天,莫妮卡·莫索亚花1.4万兰特(约合1260美元)雇了车,赶去库努参加葬礼。和曼德拉病危时她试图去医院探病那次一样,保镖压根儿没放她进去。

对自称是曼德拉私生女的莫索亚而言,漫漫认亲路走得并不顺利,但她从没打算放弃。

“即使是在棺材中见到他,对我来说也意义非凡。”她向南非《明星报》回忆道,“当时情绪特别激动。出发前我无法相信塔塔(科萨语,意为父亲)就要下葬。”

虽然多年来始终不被承认,但莫索亚觉得这次胜券在握,因为她已用唾液做了DNA测试,证实那位全球偶像的确是自己的父亲。拿着这份证据,她与家人向南非最高法院提出上诉,要求停止分配曼德拉的遗产。

遗嘱执行人的律师迈克尔·卡茨向《印度时报》证实,他的确收到了两名“曼德拉私生女”家人的信,并将与执行人讨论细节。

另一位早被南非人熟知的“私生女”姆福·普勒,从1998年听祖母说起自己的身世真相后,就一直在努力寻求“名分”。

12年的徒劳斗争后,长相酷似曼德拉的普勒终于收到了曼德拉办公室的来信,得知对方即将开始查证她的说法。但一个月后,这位63岁的“私生女”因中风去世,直到最后也没能得到认可。

按照这两家人的说法,两名女子都出生在曼德拉与第一任妻子伊芙琳·梅斯的婚姻期间。2004年去世、与曼德拉生育过4个子女的梅斯的确曾指责前夫有外遇,但曼德拉始终不曾承认有这两个“女儿”。曼德拉基金会宣称,曼德拉有6个子女,其中3人已辞世,家谱中再无其他子嗣。

“我知道,曼德拉家族一直认为我是在投机,想要继承遗产,但那并非我本意。我只想让他们承认曼德拉是我父亲。”60多岁的莫索亚声音颤抖地告诉,“再多的钱也买不到身份,它对我的子孙非常重要。这就是我要做DNA测试的原因——我有权知道我的根。”

虽然坚称不是为了钱,但选择在曼德拉遗嘱公布后的节骨眼上再次发声,难免惹人怀疑。

就在2月3日,南非副官、曼德拉遗嘱执行人莫塞尼基刚刚公布了这位前总统的遗嘱,将价值超过4600万兰特(约合414万美元)的遗产分配给其家人、故友和一手创立的非国大。

根据南非婚姻法,其第三任妻子格·马谢尔有权拥有曼德拉一半的财产,但格宣称打算放弃属于自己的那份,包括她在莫桑比克的4处房产以及汽车、艺术品和首饰。不过,莫塞尼基告诉《明星报》,格尚未最终决定,她还有90天可以考虑。

除了没进家谱的“私生女”,曼德拉30多个子孙每人都能得到30万美元,在约翰内斯堡的高级住宅则被留给已故长子马克贾托的孩子们。就连格与前夫所生的两个儿子,也每人拿到了27万美元遗产。

国大党得到10~30%的图书版税,同时还有权在商业场合使用曼德拉的名字和形象。曼德拉故乡的库努中学、索韦托奥兰多西区高中等4所教育机构,分别得到了10万兰特(约9000美元)奖学金。曼德拉曾说,他希望南非人民都能得到更好的教育。

最出人意料的是,曼德拉身边的9名工作人员,包括长期照顾他的私人秘书赛达尔·格朗热,每人都拿到了5万兰特。他的私人厨师索利斯瓦·德伊亚告诉路透社:“这真的让我很开心。我从没想过塔塔会给我留下什么东西。”

据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报道,这份长达40页、几乎面面俱到的遗嘱,最初起草于2004年10月12日,2005年9月7日进行了一次修改,2008年9月9日最终定稿。在一份事先准备好的声明中,莫塞尼基表示,遗嘱执行人希望能以完全透明的方式处理遗产,从而避免争端。另外两名执行人是曼德拉多年好友、南非著名师乔治·比佐和曼德拉出生地东开普省的首席法官泰姆巴·桑格尼。

2月3日上午,应逝者要求,莫塞尼基在公开的新闻发布会前,私下向曼德拉家人宣读了这份遗嘱,并就重要的决定和家庭事务与其妻子、儿女进行商议。

也许因为曼德拉在起草遗嘱时,就尽力“对每位受益人都兼具理性与感情”,虽然情绪难免激动,其家人接受遗嘱的过程还是“很顺利,只是偶尔需要澄清”,“没有任何争吵”。

只不过,见惯了这家人为争财产闹得不可开交的南非人,乍一看这幅和谐场面,反倒不太适应了。

“他就像胶水,把我们大家凝聚在一起。”曼德拉长孙女恩迪莱卡曾这样感慨,“我不敢去想象一旦这胶水不复存在,会发生什么。”

这并非杞人忧天。从曼德拉缠绵病榻开始,这个高高在上的家族就不时为争夺利益爆发冲突,登上新闻媒体的头条。

与有限的金钱相比,强大的政治和道德影响力是曼德拉更珍贵的遗产,而这些,早已被他挖空心思、一心谋利的子孙用到了市场中。

梅斯所出的长女马卡兹维在2009年推出了红酒品牌“曼德拉家窖”,为此,曼德拉第二任妻子温妮·马迪基泽拉不惜带着所有子女拒绝出席曼德拉的90岁寿宴。

温妮的两个孙女扎马斯瓦兹和德拉米尼,则开始贩卖印有曼德拉形象的帽子和运动衫,品牌名与他的自传一模一样:漫漫自由路。两人还在美国主持一档名为《曼德拉》的电视真人秀节目,大谈自己有钱有闲的生活。据《牙买加观察报》报道,惟一没有在遗嘱中被提及的家庭成员,正是温妮。

2011年,门德拉将曼德拉3个已故子女的遗骸从库努的墓园中掘出,转移到40公里外他自己的村庄姆维佐,并斥巨资在附近建造了一座游客中心。

他十分清楚,祖父一心想陪伴在孩子们身边,百年后很可能下葬在姆维佐。这样一来,他就能借此大赚一笔。虽然门德拉的如意算盘最终没有打成,不得不在去年将3位长辈的遗体送回库努,但此事无疑让曼德拉家族蒙羞。

2013年4月,为了能在父亲离世后售卖他珍贵的艺术藏品,女儿马卡兹维和泽娜妮先后将父亲的3位遗产受托人、生意伙伴和父亲本人告上了法庭,希望夺回对两家公司的控制权。而此时,健康状况每况愈下的曼德拉已经数次住院,生命垂危。

去年12月12日,就在曼德拉下葬前3天,温妮的子女与门德拉在库努村的祖宅发生冲突,曼德拉家中的水电也被人掐断。葬礼当天,家族内讧达到了白热化,与门德拉关系密切的亲戚、官员纷纷受到马卡兹维的排挤,甚至被拒绝参加葬礼。

如此看来,习惯了争名夺利的曼德拉家人,这次恐怕也并非无欲无求,而是紧盯着曼德拉影响力背后的巨大利益,对区区几百万美元的财产不感兴趣。

就在2月9日,南非《城市新闻》报以日期有问题为证据,对遗嘱的真伪提出质疑。曼德拉不省心的子孙们,或许又要借此再掀风浪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